涉外投资并购

目前,中国化工并购瑞士先正达、美的要约收购德国库卡机器人的二大巨额交易正按预期的计划进行,走在主要国家关于反垄

2017你能否冷静看待今年的中企海外并购 不淡定

2017-04-07 15:07       中国涉外投资律师网

2017你能否冷静看待今年的中企海外并购 不淡定
2017你能否冷静看待今年的中企海外并购 不淡定

目前,中国化工并购瑞士先正达、美的要约收购德国库卡机器人的二大巨额交易正按预期的计划进行,走在主要国家关于反垄断审批的程序中。同时,涉外律师中国企业还紧盯欧美国家在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环保、文化娱乐等行业的其他优质资产和企业,后续还将有更多的并购交易签约和公布,中国资本席卷全球,海外并购的节奏一时停不下来。对此,我们试着从另一个角度冷静分析,梳理一下今年中资企业在海外并购市场的表现。

并购起因

国庆前夕,国家外汇管理局于9月30日发布《2016年上半年国际收支报告》,文中指出国内投资回报率低,境内企业更看好境外长期投资,且境内外资产收益率差距收窄,使得境外投资的吸引力增强。

《报告》表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口径下直接投资净流出 466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流入 608 亿美元,直接投资首次转向逆差,表现为对外直接投资快速增长,反映出市场环境变化下境内主体主动增持境外资产的需求高涨。其中,中国新增ODI主要投向股权投资类资产,今年上半年股权投资类资产对外直接投资净增加78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多增15%,占新增直接投资资产的六成多,表明境内企业看好境外长期投资前景。

从投资地区来看,境内企业新增对外直接投资主要投向资金进出管理相对宽松的国家和地区,其中超过六成投往香港(起着贸易和投资的中转站作用),其次是开曼群岛和美国,后两者合计占比23%。

当前,我国处于经济结构调整阶段,国内资金流动性充裕,但投资回报率在降低,同时美联储启动加息进程和欧元区资产贬值也增加了境外资产的投资吸引力。此外,涉外合同国家简政放权、行业整合、企业升级转型,也释放出更多的企业生存活力和拓展空间,促使企业更快更好地进行国际化战略布局,未来几年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热潮不减。

 

业务特征

在这一轮并购狂潮中,不乏可圈可点的业务亮点,其特征明显, 带给业界启发和借鉴作用,简单归纳以下几点:

1. 并购目标明确。从并购行业来看,高端制造业并购持续走热,中企海外并购主要集中在机器制造业、电子制造、房地产、生物医药、文化娱乐和交通运输等行业,并购总额增加较快,涉外法律顾问而能源和原油开采行业的交易呈现减退迹象。

2. 发达国家为主要目标。从海外并购完成的交易来看,主要标的物来自发达国家,重点是美国、加拿大、西欧的资产或企业,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并购较少(除了中国),分析原因,欧美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高流动性、强势美元以及缓慢上升的股票市场市值是推动发达国家涌现交易的根本因素。

3. 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为主力军。纵观2014年至今的中企海外并购,大部分案例均为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为主体,有钱就任性-买、买、买,这是我国对外投资政策导向的经济产物。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无论从并购战略、战术、技术团队、资金实力、操作经验等方面都有率先出海的资源和资本,为我国企业全球化经营奠定行业基础和市场影响地位。

4. 交易结构偏简单。中资企业出海并购,抢占国际市场战略资源,入手时机非常重要。基于境内外在投资、税务、外汇、证券、诉讼等法律体系的较大差异,中企通常先在境外设立SPV投资控股公司,以SPV子公司或孙公司的股权结构作为签约主体,达到规避境内外汇管制以及优化境外投资税务的双重目的,同时也可以结构化隔离交易风险。但客观分析,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交易结构相对比较简单。另外,由于涉及不同国家的证券法规和股票市场,中企并购目前如以换股的方式交易暂不方便,多以现金支付为主要手段,呈现出简单、粗暴式的土豪风格。

5. 高估值、高反分手费。在这一轮投资并购潮中,中资企业简单、直接、快速达到交易表现出来的粗旷风格,给予交易对手非专业、不确定的感觉,甚至一度怀疑背后有国家战略意图,并购项目普遍存在估值过高的现象,同时境外卖家对于交易心存不确定性疑虑,要求在交易协议中提高反分手费的约定,人为地加大了中企并购的成本和压力。

6. 国际资本积极参与。随着我国企业在全球范围的布局和成长,涉猎的行业和扮演的角色越来越成为主角,国际各路资本诸如高盛、摩根士丹利、凯雷、KKR、TPG等机构也瞄准时机,积极参与其中,他们以股权投资或者项目融资等形式切入进来,并提供资金桥梁、交易撮合的媒介作用,或是扮演中小股东的角色,共享投资收益。

 

行业成长

经过的发展与积累,中资企业在海外并购中成功地吸引了市场注意力,同时也取得一定的投资效果,其中表现最为瞩目的当属以安邦、复星、海航、腾讯等为代表的巨头企业,他们率先在国际市场上展开全产业链的战略部署,实现全球资源优化配置。

譬如复星集团抓住钢铁、医药、房地产等波段性投资机会,踏准行业低谷期进入,逆周期投资并购,先后投资收购旅游、医药、保险、银行业的资产,经过几年努力,已成功转型为金融控股集团。

又譬如安邦保险先后收购美国信保人寿保险公司(FGL)、比利时FIDEA保险、劳埃德银行、荷兰VIVAT保险和韩国东洋人寿、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等,成功将金融版图及业务扩展至亚洲、美洲、欧洲等地。在收购几大标的后,很快实现了较好的盈利,例如以象征性的1欧元收购荷兰VIVAT保险,在安邦的运作管理下,VIVAT半年就扭亏为盈,今年上半年盈利43亿人民币,这表明中国企业不但有资本输出的能力,也有输出管理、技术的能力。

再比如海航集团收购伦敦“17 Columbus Courtyard”商业大厦、维珍澳洲航空(Virgin Australia)、美国英迈、瑞士佳美集团(Gate Group)以及葡萄牙TAP航空等交易,紧紧围绕航空主业,集中收购国外航空和旅游板块的资产,形成整个产业链的布局。海航集团在目标企业估值较低的时期进行国际化扩展,为将来的利润实现资源储备,反映出企业家开阔的行业判断和战略统筹能力。

类似中企的并购交易不在此赘述,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中资企业在国际化发展方面经积累了一定的实操经验。而且,通过这一波的并购潮,极大地促进了我国从事投资并购的专业中介机构实务水平的提高,譬如:律师事务所(金杜、中伦、国浩、君合、康达、国枫、天元、锦天城、德恒等,排名不分先后)、会计师事务所(例如立信、瑞华、致同、大华、中天等)、投行(中信建投、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广发证券、国泰君安等),培养和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并购团队和专家人才,为下一步深度参与全球行业分工和经营赢得时机和资源。

存在的问题

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和对外投资政策的放开,国际并购广阔空间,中资企业跑步进场,一时间引起各国企业、政府以及民众的极大关注,甚至也包括持怀疑态度,中资企业须正确面对和解决这些困扰。现就实务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列举如下:

1. 投资盲目性。部分企业的海外并购带有盲目性,没有提前1-2年对目标行业和企业的关注,因为国家某些部委的面子或地方政府号召,仓促考察和投资,对目标资产或企业缺乏充分论证,加之对目标行业成长性、商业盈利模式分析不透彻,风险预见性不足,存在较大的交易风险性。

2. 尽职调查不详。部分中小型企业没有自己的并购团队,过分依赖投行、律师等中介机构,企业对标的缺少准确、完整的了解和分析,整个交易的尽职调查不充分,造成对目标资产或企业的估值存在较大偏离,给交易谈判和交易结构设计带来隐患。

3. 方案设计不严谨。走出去企业缺少对境外标的国税务、投资、证券、劳工保护等方面的研究,对并购谈判和整合阶段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估计不足,以中国式思维判断、策划交易方案,未能考虑到语言文化、价值观念、商业习惯等细节差异,容易导致方案与实务脱结,甚至出现僵局。

4. 融资安排较迟。参与国际竞标的部分中资企业就对外投资政策没有完全理解,未能提前确定和落实并购交易所需的项目融资计划,对各类交易成本和费用准备不足,造成交易的不确定性和被动地位,甚至为此付给卖方赔偿费及高昂的反分手费。

5. 缺少风险应对措施。中资企业针对海外并购交易存在虎头蛇尾的现象,往往比较重视交易前期的谈判和结构设计,而疏忽对标的企业文化、管理体系、服务网络的研究,以及对可能招至的反腐败、反垄断、国家安全的风险分析和应对措施。

 

解决建议

在探寻企业国际化的发展进程中,结合产业升级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的目标,如何更好地推动我国资本、产能和技术的输出? 纵观全球经济形势和并购市场,针对中资企业现有经营管理水平,笔者有以下建议:

1. 提前关注。结合自身企业现有资源和行业特点,密切关注上、下游潜在意向性资产或目标企业,了解目标物的经营现状、财务数据、技术创新、股东架构变化等信息,提前做好投资可行性分析。

2. 逐步推进。中资企业国际化经营,先尝试纵向并购,立足基础,优先谋求行业资源,做大做强主业。时机成熟后,再进一步做横向并购,追求全产业链和境内外协同效应。优秀的企业家都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始终需要摆正心态,务实做好企业发展的规划和战略部署,切勿急躁。

3. 精心准备。企业经过内部民主商议,一旦做出并购决策,则需组建企业内部并购团队,精心选拔工作组成员,同时聘请专业中介机构,明确分工、责任到位。认真、细致地安排尽职调查,准确了解和分析标的资产或企业,力求知己知彼,为后续交易谈判和方案设计提供确切的信息数据。

4. 量力而行。企业要综合考虑标的资产或目标企业的详尽信息,科学估值,结合境内外税务、外汇、证券、交易双方诉求、并购目标等考虑因素,充分利用自有现金、债券、股票、期权等金融工具,合理性设计交易结构,在妥协中争取利益最大化。

5. 条款详尽。在交易协议中,除了交易对价、支付机制的明确约定外,同样要严谨约定买卖双方的陈述与保证、责任、承诺、重大不利变化、违约、过渡期、交割清单、管辖法律与争议处理办法等事项,规避并购交易的信用、操作及市场等风险。

6. 善始善终。并购标的交割后,即进入整合阶段,中资企业应及早宣传投资意图,主动取得当地政府、社区、工会、标的企业员工的理解与支持,稳妥推进技术、销售、财务、人事等系统的调整和核心人员的安排,培育和丰富新企业文化,寻求共同受益的良性发展。

结语

以上是对今年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客观分析,供业界人士参考。海外并购是一项立体化发展战略,在大量的具体实务中,面临各种差异化的客观情况和交易方的博弈心态,需要走出去企业认真准备和精心部署。同时,海外并购也是一门综合性社会科学,它集政治、经济、商业、法律、投资、数学、心理、管理等知识为一体,每一处条款和约定,都需要经办人员反复推敲。但只要我国走出去企业抱着友好坦诚、合作共赢的精神,务实创新、戒骄戒躁,勇往直前,必将赢得世界经济的怀抱,获得满意的投资效果。